首页 >> 业界动态

    关于《中文核心期刊要目总览》中
    图书馆事业、信息事业类核心期刊遴选方法的质疑(二)

    《现代图书情报技术》编辑部
    2015年10月23日

    最近《中文核心期刊要目总览》(2014年版)(以下简称《总览》)发布,我们在昨天就《总览》对核心期刊的遴选方法进行了分析,指出这种方法存在严重瑕疵,难以反映当代科学研究特点,难以准确反映期刊的学术影响力。我们还注意到,《总览》给出的我刊的基金论文比数据也可能存在类似问题,而且与其他权威统计源的数据有较大差异。

    1、根据《总览》提供的数据,本刊在G25类中的国家级基金比为0.0974,省级基金比为0.0899;在A-K类中国家级基金比为0.1238,省级基金比为0.1048;在N-Q、T-X类中国家级基金比为0.1374,省级基金比为0.1135。因此,本刊的总体国家级基金比为0.2612,总体省级基金比为0.2183。

    2、即使使用《总览》提供的数据,如果《总览》在计算时只采用了本刊在G25类中的基金论文比数据,则本刊的国家基金比被少计算0.1638,省级基金比被少计算0.1284,这导致本刊的国家基金比被拉低62.7%,我刊省级基金比被拉低58.8%。

    3、而且,《总览》提供的数据与来自CNKI的基金论文比数据有很大差异。我们获得了CNKI中图书馆学情报学各个期刊的相关数据,其中,本刊2011年基金论文比0.57,在图书馆学情报学期刊中排名第4;2013年基金论文比0.75,在图书馆学情报学期刊中排名并列第二。

    4、我们注意到,《总览》在计算基金论文比时采用的是“该刊统计当年发表的某学科的基金论文数”,我们对这个概念及其计算非常疑惑,对它的科学性合理性难以确认。从一种刊物发表的论文中划分出“某学科的基金论文”,是把论文划分为“属于某学科”和“不属于某学科”,还是把基金划分为“属于某学科”和“不属于某学科”?如果是对论文进行划分,划分的科学依据和操作依据分别是什么?难道在一种期刊发表涉及跨学科内容的论文不利于这个学科的发展?又是由谁在学科交叉融汇如此丰富、许多研究本身需要多学科知识的情况下进行如此精细和机械的划分?如果是对基金进行划分,划分的科学依据和操作依据又分别是什么?难道用“其他学科的基金”来进行与“这个学科”相关的研究不利于这个学科发展?难道不能在“其他学科的基金”支持下通过深化、扩展、融汇等扩展到“某个学科的研究内容”?又是由谁来进行如此精细和机械的划分?也许正因为这些问题,多数指标体系在计算基金论文比时并没有划分“某学科的基金论文数”。

    5、其实,“基金资助”只是论文质量判断的间接指标,没有任何理由确证一篇论文因为得到了基金资助就一定是好论文。除了专家判断外,学术论文的质量或影响主要通过对其的引用或下载来说明。因此,在其他一切条件相等的情况下,一篇没得到任何基金资助、但获得众多引用或下载的论文,要比某篇得到多个基金资助或者很高层级基金资助、但没有任何引用或下载的论文好得多。所以,“基金论文比”本身并不是直接测度论文或期刊影响力的合理指标。正因为如此,国际著名期刊影响力评价指标体系都没有使用“基金论文比”。

    6、当然,由于我们并不了解《总览》编辑部具体的计算方法,上述数据或意见可能有误。但是,从现有证据看,《总览》编辑部对基金比的计算存在不科学不合理之处。我们曾在9月专门去信《总览》编辑部,但至今没有得到反馈。

    7、我们再次说明,《总览》的上述瑕疵不仅仅是本刊自身的个别的问题,实际是一个严肃的科学问题。作为科研领域和学术期刊出版领域的从业者,我们希望从事学术期刊评价的人士和机构要严肃认真科学地对待这些问题,避免让错误的评价误导学术期刊和学术研究。

                       《现代图书情报技术》编辑部
                          2015.10.23

    发布日期: 2015-10-31 浏览: 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