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信息动态

    关于《中文核心期刊要目总览》中
    图书馆事业、信息事业类核心期刊遴选方法的质疑(三)

    《现代图书情报技术》编辑部
    2015年10月24日

    针对最近发布的《中文核心期刊要目总览》(2014年版)(以下简称《总览》),我们在前几天分别就《总览》对核心期刊的遴选方法和计算基金论文比的方法提出质疑,指出其计算方法存在严重瑕疵,不符合当代科学研究特点,也不能真实反映期刊的学术影响力。本刊进一步还注意到,《总览》编辑部给出的本刊论文下载量数据和本刊论文摘录量数据也存在不合理性。



    1、根据《总览》编辑部提供的数据,本刊在G25类的下载量为139955,在A-K类(含G25类)的下载量为164388,在N-Q和T-X类的下载量为103333,因此本刊总下载量为267721。但如果只计算G25类下载量(根据《总览》计算其它指标的逻辑和方法),我刊未被计入的下载量为127766,占总下载量47.7%,未计入下载量与计入下载量之比为91.3%。我们已经指出,学科交叉融汇已成为科技发展的主要特征之一,这种画地为牢的做法不科学不合理,而且如何在网络集成平台中区别不同学科的下载量也让人疑惑不解。

    2、文摘索引工具中的摘文量是《总览》比较倚重、据说权重较大的一个指标。但是,文摘索引工具本质上只是检索工具而不是质量评判机制;而且在中文期刊全文检索平台已成为我国论文检索获取主流途径的情况下,专门学科文摘索引工具的效用大幅度降低;何况,在主题内容发展迅速、论文数量增长迅速时,那些试图遴选摘录论文者的科学性、公正性和覆盖度都存在很多问题。

    (1)文摘索引工具的本质是论文检索工具,不是质量遴选工具。虽然多数文摘索引工具在收录期刊时会对期刊质量有基本要求,但一旦某个期刊被收录,该刊所有学术论文都会被收录,这恰是文摘索引工具发挥其本质作用的前提条件。即使一些文摘索引工具因为本身学科特性不收录某些期刊的某些论文,这也是因为论文内容超出了它定义的学科范围,而不是因为这些论文是否优劣。考虑到任何一个可被称为“学科”的领域的期刊数量和论文数量,考虑到论文重要性和质量的判断必须依靠的学术水平和严谨操作,任何文摘索引工具进行“质量遴选”的企图其实是非常不严肃和非常不现实的。

    (2)而且,《总览》2011年版自己已经指出,“科技文摘检索工具普遍萎缩”,其实这是几乎所有学科的普遍现象。尤其在我国,CNKI、万方、维普数据库分别覆盖了70%-90%以上的期刊,它们共同覆盖了超过99%以上的期刊,所有本科及以上高校,所有省级、省会城市和绝大多数其他重要城市的公共图书馆,所有省级以上研究机构,都能够使用至少其中一种集成工具,实现了检索和获取全文的一体化操作。例如,贵州省已经在全省开通了上述之一的数据库。通过三大集成平台之一或通过所在机构集成信息系统进行检索和获取,已经是用户的普遍、牢固、高效和合理的习惯。那些狭小领域(或因分辑而在利用上实质是狭小领域)专门文摘索引工具的知晓度、采购量、使用量恐怕都非常小,任何还依赖这些工具检索文献的,也很难被认为在进行严肃和高效的研究。

    (3)我们也注意到,我国确实还有个别文摘工具,号称要遴选高质量论文。但是,这种遴选是否能够具有科学性和可靠性,值得认真分析。作为期刊编辑,我们深知,评价一篇论文是非常严肃和耗时耗力的。国内外高水平期刊,尽管往往已拥有高水平的专业编辑队伍,都还要依靠强大的同行评议专家,根据论文内容和专家研究方向对口进行同行评审。这种依靠专家进行专业判断的同行评议制度是科学研究本身性质决定的,是学术期刊及其论文质量保障的生命线。但是,据我们所知,我国个别文摘工具,主要依靠本机构的个别“遴选专家”进行遴选。相对于学科的丰富性动态性,相对于科学研究的复杂性严谨性,任何专家的知识面和时间精力都很有限,难以对大量论文进行可靠评价。而且,“遴选专家”的个人见解也极易影响选择结果,至少自己看不懂的东西恐怕就不敢选上。因此,选择那些综合的、宏大叙事的、属于或接近自己研究主题的、自己不知道的(因此“新颖”)等等,常常是更容易的做法。而且,这种遴选缺乏任何客观检验机制,很容易受到社会中常见的各种负面因素的影响。

    (4)其实,即使是以“质量遴选”为理由被文摘工具收录,即使不考虑前面提到的各种局限,“被摘录”也只能是论文质量的非常间接的指标。没有任何理由敢肯定一篇论文因为得到了某个工具的收录就一定是好论文。除了真正的对口专家的集体判断外,学术论文的质量或影响还是要通过引用或下载来说明。在其他条件相等下,一篇没得到任何文摘工具摘录、但获得众多引用或下载的论文,要比某篇得到某个工具摘录的、但没有任何引用或下载的论文好得多。况且,相对于依靠极个别人、不透明、且缺乏客观检验机制的遴选机制,还不如相信原始发文期刊经过同行专家和专业编辑的质量控制机制。

    3、当然,我们也许并不了解《总览》编辑部关于下载量和摘录量等的具体计算方法,上述数据或意见可能有误。但是,从现有证据看,《总览》编辑部在这两个方面都存在比较突出的不科学不合理之处。我们认为,学术期刊评价中存在的许多过时的观念和做法,应该随着科学的发展被淘汰避免,避免对学术期刊发展的误导。我们希望能得到《总览》编辑部的反馈,我们愿意与《总览》编辑部和科学界就这个问题进一步讨论。

                       《现代图书情报技术》编辑部    
                      2015.10.24

    发布日期: 2015-10-31 浏览: 61